首頁 > 圖說永善 > 正文

醉美云海
2015-04-27 10:11:30   來源:   

夢幻馬楠

永善美,美在奇山秀水。
五蓮峰阻隔寒流,南高原蘊藏溫度,這一方水土便有了特殊的感覺和韻味,成了水靈的世界,綠色的天堂,處處都有“碧水青山繞,人在畫中游”的美感。
當走進高原山麓,你會發現這里是一個水草豐美、攬奇探勝的世外桃源,芳草連天,明池共映,景隨季節而變換,季節因景而生色。投入她的懷抱,盡可以在草原上滑草飛翔、騎馬馳騁,也可以讓晶瑩的水珠帶給你清涼的愉悅和美麗的遐想,還可以隨密林之中的野雞、白鷺、野豬一起追逐綠色的夢想。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詩一般、畫一般、謎一般的塞外風光,不是內蒙古大草原,而是綠色凈土——馬楠。
行走在馬楠,蜿蜒曲折的公路隨山勢不停地攀升,濕潤撩人、白霧彌漫。霧色中的公路,仿佛一條游蹤不定的飄帶,忠實地纏繞著山嶺。登上海拔兩千七百米的馬楠山,感受的卻是一個猶如天宮的生活———浮云白霧變幻多端,磅礴的高原群山都被云海遮蔽了雄峻的山體,只露出了頂上一層層錯落有致的峰巒疊嶂,由近及遠,由低到高,若隱若現,顏色或深或淺,儼然一幅天工自成的水墨丹青。
境內草甸平緩而起伏,邊緣是茂密的山林,與草甸巧妙搭配形成一個天然屏障,色感深厚,猶如默默守望這片草甸的老牧人。噴薄而出的旭日,如約而至,盡情渲染,放眼望去,出處流淌著金銀的質感。遍地的花草五彩繽紛,近在眼前的云海奇觀熠熠生輝,躺在綠草中,仰望藍天、白云和群山,云隨山動,山隨云轉,置身其中,頓感脫離塵世,縹緲如仙,如臨天界……
翻過深削的山谷,人跡越見稀少,萬畝草場猶如碧綠的地毯,綠油油、軟綿綿。往遠看,草原上盛開著無數種野花,星星點點的高原人家升起縷縷炊煙,數只肥腴的羊兒正悠閑地啃著青草,裹著羊毛披氈的牧羊人緊隨其后。一切的一切,讓久居都市水泥森林的我眼前一亮,耳目一新。空曠的原野,清新的高山,微風吹來,牧草飄動,一種想痛痛快快大聲喊幾聲的沖動油然而生。
 

品味水竹

也許是一種機緣,也許是一種巧合,我有幸來水竹旅游。雖然只是短短幾天的時間,但這里的山水風景、這里的人文風情、這里的萬事萬物,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我難以忘懷,回味悠長。
如果說桂林是名門閨秀,那么水竹就是小家碧玉。這里山清水秀,空氣清冽,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處處透露出寧靜祥和,原始潔凈之美。
進入集鎮,街兩旁是鱗次櫛比的漂亮民房,靠邊的房屋一半身子掩映在碧綠的樹林中。街后的翠色欲滴的青山,青山上有自由飛翔的野雞、山雀,林間不時閃現有竹鼠、野兔、猴子的身影,讓你不得不感嘆水竹的生態與祥和。“一家炒菜,全城都香;一家辦事,全城是客”,這就是水竹風格、水竹特點。正如著名笑星潘長江所說的那樣“濃縮就是精華”。水竹是一種小巧玲瓏的美,一種小鳥依人的美,一種寧靜祥和與世無爭的美。
距永善縣城七十六公里,離水竹鄉政府十四公里的蒿枝壩水庫。周圍群山環抱,清溪競流,樹木蔥綠。水庫周圍隨處可見幾個人才能合抱的百年大樹。在林間行走,珙桐和紅豆杉等珍稀樹種不時映入眼簾;一不小心,野生天麻、三七、龍膽草、豬苓等名貴中藥材就被你踩壞了;如果你走運的話,還能采著幾棵冬蟲夏草;野雞、錦雞在林間自由飛翔。如果你膽子夠大的話,進入林區腹地,一定可以欣賞黑熊憨態可掬的舞姿,野豬嫻熟尋食野生天麻的愜意,猴群四世同堂召開家庭會的盛況。
茶飯后,斜陽下,你都會聽到天籟一樣的聲音。那又是遠山上苗家兒女的歌聲,那動聽的歌聲,像是從天庭傳來,有云雀飛過的身影,有百靈曼舞的神韻,有喜鵲歡歌的曼妙。歌聲飄過的地方,你就會看見那些山花般的苗家姑娘,靦腆的苗家小伙。那些苗姐姐苗妹妹既樸實無華又花枝招展,那些苗哥哥苗弟弟既老實巴交又多情風流。他們都是苗鄉兒女,他們經常對歌賽舞,把最美好的愛情和愿望,用歌聲唱出來,把最美好的希望和憧憬,用舞蹈表達出來。
苗族婚俗古老而浪漫。我曾讀過永善本土散文詩人陳洪的散文詩《淡然飄逸的水墨畫卷》,他這樣寫道:情投意合的苗家青年男女,結婚那天,母親或姐妹精心為新娘梳妝打扮,穿上自己縫制的新衣,在新郎的攙扶下騎馬來到夫家。進屋前,還必須過“三關”:六個手持蘆笙的小伙子分成三對,半蹲而舞,邊跳邊吹,新郎新娘從舞者不斷變換的腳步中穿行而過,進入新房;新房的火塘邊,新人手把羊角互飲“交杯酒”,意為同心合意、幸福美滿;新娘無拘無束地唱起苗歌,新郎則舞動蘆笙,互訴衷腸。
水竹,一個秀美清幽,寧靜祥和,原始潔凈的地方。這里是靜心升華的地方,是尋回自我的地方,是摒棄俗慮的地方。有行者在這里停留,有藝術家在這里尋夢,有心碎人在這里療傷……

 

尋夢蓮峰

我以獨行峽的得意姿態,來到山腳下。在蓮峰鎮境內欣賞巍巍五蓮峰,是很享受的事情。五座山峰似五瓣蓮花初綻,如五指并峙,五蓮峰是蓮峰人心目中的神山,是天界五位神將的化身。
“五峰排比插云中,荷花不裂四時風”的吟詠并非言過其實,五蓮峰的確是造物主妙手造就的山川杰作。作為山系主峰的五蓮奇峰不僅氣勢磅礴,而且秀麗挺拔,造型獨特。隨著時令的陰晴的交替,景觀也變化無常。每年仲夏,五蓮峰上有祥云籠罩,紫氣東來,佛光隱現;下有霧氣環繞,猶如玉帶拴腰,美不勝收。不管如何變化,都是山不離云,霧不離山,不離不棄,祥和神秘。
清同治元年(1862年),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率兵十萬駐扎在這里,其間,石達開的愛妾因病不幸香消玉殞,翼王悲痛欲絕,把愛妾與同其生前所用的一箱金銀首飾派人悄悄埋在五蓮峰下一個神秘的地方,然后繼續踏上了推翻清王朝的征程。
距峰腳兩百米,是永善舊縣城駐地,俗稱“老永善”。一個小鎮,卻用了山的名字,本身就是一種傳奇。悠長滑亮的石板老街、蒼勁挺立的百年古香杉、保存完整的清代戲樓、鱗次櫛比的酒家客棧……小鎮上這些古樸典雅的景物,讓飄飛的思緒瞬間又回到了昔日那繁華熱鬧的場景。

彝鄉伍寨

當你走進彝鄉伍寨,你會發現,這里的民風是那么浪漫淳樸,這里的民情是那么釅醇甘甜,這里的畢摩文化那么神秘莫測。
伍寨人會唱、能歌、善舞……
聽!有月琴聲在青山綠水間響了起來。一群彝家漢子從白云深處的山寨里走來了,他們身著節日的盛裝,他們手上拿著自制的月琴,從遠古的記憶里,縱情歡呼著走來了,他們吆喝著,他們吶喊著,他們撫琴弄弦,展示著演奏的花樣,或反彈、或頂著頭上彈、或背后彈、或邊舞邊彈,而姑娘們則和著琴聲,跳起曼妙的舞步,優美的旋律、動人的音符、歡快的舞蹈,闖進我的視野和心扉。他們用歌,給我們講述彝族的歷史,講述彝家人最初的故事:遷徒開荒、刀耕火種、收割狩獵、生兒育女……彝族就是這樣開墾出來的,彝族就是這樣繁衍壯大的。他們用舞,跳出彝族同胞的幸福歡快和對美好未來的向往。
伍寨享有“畢摩文化之鄉”美譽。陽光明媚的季節,我們走進這片美麗而神奇的土地,探尋彝族畢摩文化,親歷古老祭祀儀式。在豪放灑脫的秘境彝寨里,一場氣氛莊重的法事正在進行:與鬼神通靈的畢摩,一邊手持象征著神權的銅鈴法器,一邊用高亢渾厚的聲音朗誦著古經文,刺破時空中邪惡的妖魔,驅散黑暗中兇惡的鬼怪。他們一如既往保持著恒古不變的風俗:時運不順,他們要做法事;莊家欠收,他們要做法事;牲畜瘟疫,他們要做法事;疾病纏身,他們要做法事……就在一場場法事和祭祀中,伍寨迎來了風調雨順、五谷豐登,彝家子孫得到神靈的庇佑。他們傳承和發揚源遠流長的彝族文化,用博大的胸懷,書寫著一部活著的彝族悲歡史書。
伍寨的風情,說也說不盡,寫也寫不完,那精彩紛呈的民族風情,那豪情干云大碗喝酒的彝人性格,還有那神秘深邃的畢摩文化,常使我癡迷,使我陶醉……

 

 

醉在墨翰

最早開始喜歡墨翰,是因為永善籍詩人陳洪和他筆下的散文詩《神氣俊美的幸福世界》,從中感知有古樸的墨石驛,醇香的包谷酒,蜿蜒的灑漁河……
陳洪迷戀墨翰,他說那是他皈依的地方。他幾乎每年都最少去一次墨翰,但每去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每去一次對那里的依戀就更深一層。
選擇了一個空氣清新的早晨,我踏上去墨翰的行程。當終于站在墨翰這片土地上,真不敢相信我已經站在了陳洪站過的地方。傳說中墨翰很美,但是當我身臨其境之后,發現她比傳說中更美,天更藍、山更青、水更清。
墨翰,位于永善縣東南,地處三縣六鄉交界處,素有“水電明珠之鄉”的美譽。清順治年間(1644年前后)成為滇東北通往四川筠連、宜賓等地途中的一個驛站,因有巖石烏黑如墨,故名墨石驛。1962年更名墨翰,風景秀麗,環境幽雅。多姿多彩的瀑布群、陰湖、天坑、古驛道和淳樸的民風,將令人流連忘返。
墨翰溪水之清澈、掬可以飲,照可以為鏡,江底魚石,歷歷可數,白鷺水鳥,四處可見,湖光山色,如夢如幻。這里群峰競秀、碧波萬傾,集山水于一身,匯智拙于一體。鮮為人知的瀑布群有大小瀑布十多條,位于荊坪村,距鄉政府駐地六公里,境內群山起伏,峰巒疊嶂,樹林蔥籠,綠水歡歌、水映青山,鳥語空谷。
坪河“彩虹瀑布”景色貴在天然,瀑布以峰、綠稱勝,山峰拔地而起,直接云霄,瀑布落差高達百多米,寬五至六米,從百丈懸崖傾瀉而下,凌空飛舞,飛花碎玉,頃刻萬變,其氣勢壯觀宏偉,實屬罕見。曾有人題詩形容:“千仞浪飛噴碎玉,一泓水響吼清風,清山綠水琪花艷,玉液奔瀉鐵石間”。晴天,瀑布降落,濺起陣陣白霧,形成道道彩虹,奇妙無比,構成一個夢幻般的世界,那景色不是仙境,勝似仙境。
柏林瀑布和黑巖瀑布位于彩虹瀑布旁一公里處。柏林瀑布盛水期飛流直下,水珠飛濺,四野散落一片迷人的銀光。枯水期清流潺潺,撒珠拋玉,聲韻清脆,宛如輕音樂協奏曲。瀑布群四周層巒疊翠,林海濤濤,幽峽如畫,留傳著許多美麗動人的傳說。黑巖瀑布遠看就像掛著一條飄動的白綢緞,微風乍起,散作無數條潔白的哈達,形成了一道獨特、罕見、奇妙的天然地質奇觀。再沿著潺潺小溪,順流而上,漸入山谷。谷中植被茂密,覆蓋率高。附近的山峰上,花草漫山遍野,郁郁蔥蔥。
墨翰的水有青羅絲帶之美,置身其間,這里整個是水的世界,水人樂園。你一定會被她的輕盈、剔透、溫柔、可人而感化。這里的每一朵浪花都是一種歡笑;每一條溪流,都是一種召喚。擁水擊浪,撫水為歌,當一顆顆晶瑩的水珠滑過你的肌膚之時,這個大自然的精靈會洗去你的塵埃,蕩去你的煩惱,帶給你無盡的愉悅和美麗的遐想。
墨翰聚居著煮酒人,他們骨子里彌漫著喝本地包谷酒的情結,仗著豪情與酒膽,他們把蒼茫的群山置于腳下,把蜿蜒的灑漁河擁抱懷中,或在陰湖,或在天坑,或在古驛道這些充滿歷史氣息的地方抒懷。
瀑布群,水珠飛濺,直泄深潭,那是一支自然流動的歌。
墨石驛,古樸自然,折射歷史,那是一幅豐富多彩的畫。
包谷酒,醇香味正,久飲不醉,那是一首經典閱讀的書。(文/黃樺)



編輯:田 明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圖片、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永善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推薦閱讀
?

主辦:中共永善縣委宣傳部 承辦:縣政府新聞辦 永善縣新聞中心 滇ICP備案號:17003922號 聯系電話:0870-4121663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网球王子真人版1